[八岁的间谍]厕所间谍尿8

来源:个人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07-04 点击:

2013年8月10日,美国驻也门领事馆外,也门方面安全部队封锁了路口,美国政府当天依旧暂停在也门首都萨那以及巴基斯坦拉合尔的一切外交活动。美国总统奥巴马9日宣称基地组织对美国和世界安全仍是重大威胁。
  2012年10月25日,当奥巴马和罗姆尼在为美国总统大选进行最后冲刺之时,在地球的另一面,也门共和国部队的三位官员举行了一场非同寻常的会议。那天刚好是宰牲节,是伊斯兰教里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但这几个官员却没有回家跟家人团聚,而是来参加了这个会议。
  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他们来开会的原因:一个八岁的男孩。害羞,柔顺,脸蛋跟衣服都有一点脏,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很脆弱。
  也门共和国部队的官员们告诉这个男孩,他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把这些小的电子元件放在他养父的身上就可以了。他们没有说的是,美国已经决定要杀掉一个名叫阿德南·艾尔-卡迪(Adnan al-Qadhi)的人,也就是这个八岁男孩的养父。
  这个男孩并没有产生任何怀疑。他认识这些人,这是他亲生父亲的朋友们,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信任了他们。他说,他会努力试试的。
  于是,他就成为了他们的间谍。 可能是基地组织成员
  在奥巴马下令杀死阿德南·艾尔-卡迪之前,美国政府已经在多年的行动中清除了不少基地组织的成员,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山区,到也门跟索马里的沙漠里,到处都有美军轰炸的痕迹。在9·11事件发生之后的十年里,奥萨马·本·拉登跟许多其他显着的目标都已经死了。
  而卡迪,这个健壮的也门军官,则是一个不那么显着的目标。但如今与基地组织的斗争进入第二个十年,美军追逐的目标也从本·拉登变成了卡迪这样的人——他们被锁定的原因并不一定是他们干了什么,而是他们“可能”干什么。
  美国第一次注意到卡迪是在2008年年底,当时美国驻也门首都萨那的大使馆遭到自杀炸弹的袭击,当时如果不是一个也门保安拼死守住最后一道防线,基地组织的自杀炸弹就会成功进入大使馆,而美国外交官员可都在里边呢。最终,那些人没能进入大使馆,就在墙外引爆了炸弹,杀死了十多个也门平民,包括那些早上起来在大使馆门口排队等待与签证官面谈的人。事发后,基地组织的也门分部宣布对此事件负责。
  美军震怒,而也门政府也开始实施大规模的逮捕行动。在这时,也门情报系统发现了卡迪的名字,他们相信,是卡迪把军方的通行证给了那些自杀炸弹实施者,所以他们才能通过使馆外围的第一道检查关卡。
  卡迪是也门第33装甲旅的一名军官,不过当时他已经有一年多没去上班了,因为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他的岳父,因为贩卖私酒而被停了职。情报机关还得知,由于卡迪是Sanhan部落成员,所以他跟总统萨利赫之间也有某种秘密联系——萨利赫唯一信任的就是他的部落,而卡迪正是为数不多的能接近萨利赫的军官之一。
  所以,在2008年使馆爆炸案之后,尽管萨利赫同意逮捕卡迪,但后者只在监狱里待了几个月就出来了。2009年初,他被秘密释放,而且没有遭到任何指控。
  不过最近,卡迪的名字又出现了。美国情报机构相信卡迪不仅单纯地支持基地组织,而是成为了组织中的一个领导角色。所以当奥巴马政府决定在也门实施更多的无人机轰炸计划时,卡迪的名字就出现在杀戮名单上。 被收养的流浪儿
  当八岁的巴克·艾尔-库拉伊比(Barq al-Kulaybi)被叫到也门共和国卫队官员面前时,他很可能并不了解阿德南·艾尔-卡迪的过去。他所知道的,这个男人带他回家,还给他提供衣食住行。
  巴克是一个在卡迪所在村子里街头流浪的小孩,但他并不是孤儿。他有爸爸和妈妈,但他们都在萨那,跟他的五个兄弟姐妹一起住。他的父亲是也门共和国卫队的一名成员,但他的薪水不够养活他们全家人。
  人们并不太清楚巴克最后怎么会流落街头的,但当地人说,他最早出现在这个村子是2011年,当时他的一个远亲嫁到了当地一户富裕人家。在也门,养不起小孩的穷人家把孩子过继给有钱人是很正常的,但后来,巴克的这个远亲很显然没把他也带入家门,最终巴克就只能上街头乞讨流浪了。
  村民们说,当时巴克白天在街上捡破烂卖钱,晚上就随便找一个地方过夜,有时候好心的村民也会给他一点吃的,或者允许他过一夜。其中一个好心的村民就是卡迪,根据当地居民的说法,卡迪很同情这个脏脏的小男孩,所以过了几个月之后,他就把巴克带回了家,像对待自己五个小孩一样照顾他,给他吃的穿的,甚至还出钱让他去上学。 230美元的交易
  “阿拉伯之春”2011年在中东及北非地区中蔓延,卡扎菲倒台了,穆巴拉克也下台了,那些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纷纷失意了。本来,在过去几年间,美国人一直认为也门总统萨利赫是需要留下来的,尽管他们被这位总统的反复无常折磨得不轻,有时候还会被对方的错误情报误导:有一次,萨利赫告诉他们基地组织正在某个山谷集会,但等美国无人机轰炸了那片地方以后,美国人却发现,他们杀死的大多数都是萨利赫的政敌。“我们被他耍了,”一个美国军官忿忿地说。
  于是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大局面下,美国人普遍接受了这个意见:萨利赫必须下台。但是政府空虚可能会被基地组织乘虚而入,所以奥巴马政府给了萨利赫一个和平下台的机会,而且让他的亲戚和部落成员都继续留在军中。毕竟,这些人跟美国合作了好几年,反恐行动不应该被政治拖累。
  当阿德南·艾尔-卡迪出现在杀戮名单上后,美国军官就联系上了他们在也门的合作伙伴,希望他们能够帮助定位卡迪的位置。
  接受这个任务的人叫阿卜杜拉·艾尔-犹巴里,他是个共和国卫队退伍老兵,有很多年的战争经验。在接受任务后,他立马联系了一个叫哈菲扎拉·艾尔-库拉伊比的现役士兵,而后者,正是巴克的亲生父亲。犹巴里告诉库拉伊比,他派了另一个军官去萨那见他,“卡里德·加莱斯少校要去拜访你,”犹巴里说,“带上他点名要的所有东西。”   共和国卫队似乎知道库拉伊比很缺钱,也知道巴克目前是跟卡迪一起住。库拉伊比后来承认,如果他能够说服自己的儿子合作,把那些电子跟踪器放在卡迪身上,那么也门政府就会给他们一家人一辆新车,一座新房子,还有5万也门币(折合成美元大概是230块)。这足以让他们一家摆脱穷困的日子,也给了年轻的巴克一个“效忠祖国”的机会。
  库拉伊比的上级军官命令他把巴克接回家。本来,库拉伊比送走巴克是因为养不起,但如今也门军队希望这个8岁的孩子为他们服务,所以他们愿意为此而买单。于是2012年10月22日,库拉伊比专程开车去把巴克接回了家,他们父子团聚了,巴克终于能够跟自己一家人吃饭,跟兄弟姐妹们睡在一块儿了。
  三天以后的宰牲节,三位共和国卫队军官拜访了巴克和他的父亲。 美军MQ-9“死神”无人机。 临终前的自白录像
  2013年4月19日,基地组织的媒体成员放出了一则视频,主角正是哈菲扎拉·艾尔-库拉伊比和巴克。对着镜头,库拉伊比承认了利用巴克去当间谍的事情,他还点名指出,这件事是犹巴里和加莱斯让他和巴克这么干的。两天之后,这两个男人都否认了这一点,在接受当地报纸《今日也门》的采访时,犹巴里宣称自己已经有五年没跟库拉伊比联络了,他还说,这整件事都是愚蠢的骗局。
  但库拉伊比的故事中有一点是可信的,至少也门若干个不同消息来源,包括一些军队内部人士都已经证实了这一点。而不少部落成员、当地记者和一个非政府组织都已经分别宣称,这个故事跟他们了解的情况相符:8岁的巴克是一个间谍。
  这也不是美国的中东盟友们第一次用小孩去当间谍了。资深调查记者劳伦斯·赖特在《巨塔杀机》一书中就写过,1995年,埃及情报机构曾经诱骗并迷奸了两个小男孩,还拍摄了他们的裸照。这两个男孩的父亲跟基地组织高层人物艾曼·扎瓦西里来往甚密,于是埃及情报机构就用裸照威胁他们,让他们去监视扎瓦西里,如果有机会的话,最好是能杀掉他。当扎瓦西里最终发现了这两个男孩的事情,最终,这两个男孩被处死。
  在那个视频中,巴克看起来依然像一个普通的小孩,正在努力地回忆学校布置的功课。但事实上,他回忆的不是功课,而是自己如何帮助美国无人机行动杀死自己养父的细节。
  巴克回忆道,在10月25日那次会议上,他的父亲给了他几个小的电子追踪器,而共和国卫队军官随后演示给他看激活它们的方法。“他们教会了我,”那个男孩说。后来一个也门军官证实,巴克所描述的那种电子追踪器确实会在也门的无人机轰炸中使用。
  那些军官一边教他如何使用这些追踪器,一边反复强调这件事有多重要。巴克回忆说,他们让他必须在周三(10月31日)或者周四(11月1日)行动。
  “谁告诉你的?”他的父亲在旁边打断他。
  巴克没有移开视线,他列出了三个名字:加莱斯少校、犹巴里少校,还有一个叫加瓦斯的副官。
  “但谁最先教你的?”他的父亲再问。
  “加里德军官,”那个男孩指的是加莱斯,“你的朋友。”
  他的父亲没有再打断他。
  巴克继续说,一旦那些军官认为他确实已经会用这些微型追踪器,并且已经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和保密性之后,他们就让他的父亲把他带回了村落。巴克已经准备好行动了。 隔着半个地球的杀戮
  从书面上来看,阿德南·艾尔-卡迪始终都是也门军队的一名军官,那么他是为什么会从监狱里出来之后,成为了美国欲除之而后快的敌人呢?
  这些决定,是在奥巴马每周二召开的秘密反恐会议上做出的。“什么是基地组织成员?”《纽约时报》曾在2012年援引一位参会者的话说,“如果我开了一扇门,然后你从门外开车进来,那么我算是成员吗?”今年,NBC新闻台调查记者迈克尔·艾西科夫曾得到一份秘密的司法部白皮书,那份文档明确表明,如果美国政府中一位“知情的高级官员”确定某个美国公民是基地组织的“高级行动头目”,那么这个人就可以被杀掉。不过这要有两个前提:第一,美国政府必须确认无法活捉此人;第二,这个人必须是一个构成了“实时”威胁。同理,如果打击对象并非美国公民,也需要遵循这两点原则。
  根据美国情报机构的说法,卡迪完全符合这两点,因为他们觉得他是基地组织的行动头目,对美国造成了即时的威胁,而且逮捕行动有暴露美军士兵的风险,不如用无人机轰炸来得简单直接。也门情报机构倒是不那么肯定,说到底,也门政府曾经在2008年逮捕过卡迪,而且2012年1月,卡迪还曾被派出去代表政府跟基地组织谈判呢。除此之外,卡迪又不像其他基地组织成员一样住在山里,他就住在村子里,离前总统萨利赫的官邸相隔不远。
  但当美国希望也门政府能准许他们进行轰炸时,后者同意了。有些官员甚至还跟美国人说,卡迪是当地基地组织的指挥官,他家屋顶上那面黑旗就是用来跟基地组织联络的。但也有人说,卡迪只是基地组织的一个招募者,并不是什么高级行动头目。不过,不管卡迪跟基地组织有什么关系,这事已经板上钉钉了:他必须死。
  巴克的父亲把他带回村子,这个年轻的小间谍便遵循着共和国卫队军官教他的那些事情,跟卡迪重新取得了联系。10月31日,当卡迪去洗澡的时候,这个男孩行动了。
  “他的外套就放在桌子上,于是我爬上去,放了一个(追踪器)到他的口袋里。”巴克回忆说。为了双重保险,他在卡迪出来之前,还将另外一枚追踪器放在了橱柜下面,正如他们教他的那样。
  第二天,由于害怕橱柜下的追踪器被发现,巴克拿走了它。不过第一个电子追踪器还在卡迪的外套口袋里,静静地发射着信号。
  2012年11月6日,美国大选投票开始,到东部时间晚上11点时,奥巴马总统便已经赢得了他的第二届任期。不到两个小时以后,第一家庭来到芝加哥的麦克科密克广场会议中心。奥巴马牵着他那11岁的小女儿萨沙,后面跟着的是第一夫人和14岁的玛丽亚,他们伴随着史蒂夫·旺达的名曲《签名,盖章,赠送,我是你的》,微笑着向众人挥手。
  当奥巴马完成演讲的时候,芝加哥时间已经快要半夜一点了。在地球的另一面,是11月7日的早上9点,阿德南·艾尔-卡迪正要开始新的一天。
  几个小时后,大概当地时间下午6点半,卡迪走出家门,跟一个叫做阿布·拉德万的人一起开车出门。在他们头顶上,无人机抛下一枚导弹,沿着追踪器发射的信号而来。卡迪和拉德万当场死亡。 基地组织的报复
  2013年1月15日,当巴克跟他的父亲一同出门办事时,一个名叫拉希布的基地组织成员绑架了他们,然后把他们交给了萨那东部地区基地组织的司令官。1月23日,另一架美国无人机炸死了拉希布,但对巴克跟他的父亲来说,已经晚了8天。
  一位白宫高级官员在穷追猛打之下告诉《大西洋月刊》,“所谓美国政府利用一个八岁小孩的消息是完全没有半点根据的。”而也门政府并未作出回应。
  视频可能作假吗?这事是编的?巴克是被强迫的?许多人都提出这样的疑问,但在当地部落成员,还有许多知道此次行动的内幕人士表示,巴克说的应该是真的。他们甚至在采访中提供了许多行动细节和背景内幕,而这些是在视频里没有表现出来的。卡迪的哥哥希木叶尔说,他相信巴克说的话,但他不怪巴克,他怪的是也门政府和美国政府,他还表示,他将对这两国政府提出起诉。
  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个视频是假的,那么基地组织在阿拉伯半岛就没有立足之地了。自从2009年以来,基地组织的媒体小组在当地已经建立起了“敢说真话,敢爆真相”的良好名声。一个要求匿名的也门政府官员说,“比起军队来说,基地组织显然更有信誉度。”
  在视频的最后,圣战之歌响起,一行英文字出现在屏幕上:“每一个间谍在录影之后都会遭到制裁。”——基地组织宣称巴克是无辜的,但他的父亲需要对卡迪的死负责。视频并没有显示行刑的画面,但其传达的信息却很明确。不少部落成员都表示,他们相信库拉伊比已经被处决了。
  据基地组织方面的内幕人士透露,由于巴克年纪还小,所以基地组织在过后不久便释放了他。不过他的家人拒绝了一切访问,外界至今也无法确认巴克的状态。 来源:《大西洋月刊》2013年9月号

推荐访问:帮你 帮你
上一篇:我要安全感:安全感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